火腿蛋49

圖文存放地 大家隨意看看
lof新手 交流搭訕什麼的都歡迎!
噗浪:@None405

【神狛神】教主2018生賀

*閱前須知*

狛枝生賀文,神狛神(?)慎入

是繁體字,文稍長、文筆不好、很多bug什麼的請見諒。

神座出流現在很煩躁。

因為從早上開始,就一直有個令人煩躁的白色身影一直在他身邊繞來繞去,像蒼蠅一樣揮之不去。

「吶、吶、神座,雖然如同垃圾一般的我能待在代表著耀眼希望的你的身邊就應該要知足了,但還是希望你能理睬我一下嘛,好歹我們也已經……」

「安靜一點。」

神座淡淡打斷狛枝的話,快速掃視著放置在腿上閱讀著的書籍,以不尋常的速度吸收書裡的內容。

「…………」

狛枝雖然閉上了嘴,不過還是一直盯著神座的臉,擺出一副「你不理我我就繼續纏著你」的態度。

用眼角餘光瞥見狛枝緊盯著自己的臉,神座輕聲嘆了口氣。

「幹嘛?」

「哈哈,終於肯理我了呢,這是何等的幸運……」

「快說。」

「唔嗯,七海同學說,今天這附近的神社正在舉行祭典,想邀請神座……」

「無聊。」神座頭也不抬,繼續看著眼前的書。

「啊啊,神座真是無情呢,祭典上有很多有趣的攤販哦,怎麼會無聊呢?」

「無聊,不去——」「那可不行哦,神座君。」

正當神座想再度拒絕狛枝的同時,一個慵懶的聲音傳來。

——是七海千秋,她揉著睡眼惺忪的雙眼走了過來。

「大家都要去玩呢,大家也都在等著神座君一起去哦,所以神座君也一起去吧。」

神座看了眼七海,神情稍微軟化了下來。

「再說了,狛枝同學可是很期待能跟你一起去祭典的哦。」

七海在神座耳邊以狛枝聽不見的音量輕聲說道,並且對著神座笑了笑,轉身離開。

神座望著七海離開的背影,沉思了起來。

「神座,七海同學剛才跟你說了什麼啊?」

狛枝好奇地湊到神座身邊問道,神座看著他,沒有回應他的問題,反倒是站了起身。

「走吧,」

「嗯?」

「你不是想去嗎,那個祭典。」

落下這句話,神座自顧自地走了。

狛枝花了兩秒搞懂神座的意思,接著笑著跟了上去。

「咦,狛枝同學他們來了。」

「啊啊,這邊這邊!」

一進祭典會場,兩人便看到同學們都已經聚在一起。發現他們來了立刻對他們揮手招呼他們過來。

「我們走吧。」七海望著並肩走過來的狛枝和神座,催促著眾人離開。

「咦,為什麼啊?」

「你們想變成電燈泡嗎?」七海一面推著大家的背,一面淺笑著淡淡說道。

「……」

眾人一聽,瞬間理解七海話語中的涵義,很有默契地立刻加快腳步離開現場。

「嗯?大家怎麼都走了?是不是因為我的存在太過礙眼,沒有人想跟我一起?啊啊,我的存在果然玷汙了……」

「安靜。」神座微微皺著眉:「別老是說一些貶低自己的話,無聊。」

回想起方才七海要離開前對著自己露出的、意味深長的笑容,神座不禁有些煩躁。

——那是一種,自己的情感被看穿了的煩躁感。

「神座講話還是一如既往的犀利呢,真不愧是我心目中最耀眼的希望。」狛枝抱著雙臂,一臉陶醉著說道。

在你心中,我就只是希望而已嗎?神座雖然這麼想著,卻沒將話說出口。

「既然來了,不如我們來比賽吧,神座。」

突然,狛枝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似地提議。

「……比賽?」

「是啊,我很想看看,神座散發出耀眼希望的瞬間呢。我們就來比比,我們之間幸運的才能誰更大吧?雖然我只是希望的墊腳石,但在比運氣方面我可是挺有自信的哦,畢竟我是『超高校級的幸運』嘛,哈哈。」

「……無」「咦?難不成神座你其實沒有把握贏嗎?這是不可能的吧,你可是神座出流啊。」

「……哼,區區幸運的才能,我也是有的。」

雖然明白對方只是在挑釁,神座卻不由自主地還是答應了狛枝這莫名其妙的要求。

第一站,撈金魚。

狛枝神情從容,將紙網緩慢放進水裡。

神座原以為他會像平時一樣,以幸運到詭異的方式撈金魚,紙網卻在狛枝放到水裡的瞬間破了。

「诶?啊哈,怎麼這麼快就破了呢?啊,輸定了,換神座吧。」

雖然神座也感到有些疑惑,不過他拿起紙網,以不科學的速度迅速撈著金魚,速度快到看不清他的行動,只能看見他手臂揮舞的殘影。

一直到桶子裡的魚都被神座撈光了,神座手上的紙網還是完好無缺。

「啊啊,真不愧是超高校級的希望,就連撈金魚都這麼完美,這場我輸了,換下一站吧。」

狛枝笑著聳了聳肩,絲毫沒有輸了的沮喪感。

下一站,釣水球。

「上一站雖然輸了,不過這站我可就不會輸了哦。」

狛枝拿著鉤針,笑著蹲了下來。

但是下一秒,彷彿打臉似的,明明連水氣球都還沒勾到,狛枝鉤針上的紙繩就斷了。

「客人,居然一個都沒釣到啊,沒關係,下次再好好加油!」老闆豪爽地拍了拍狛枝的肩以示安慰。

「真奇怪啊……」狛枝沉吟著盯著鉤針看:「嘛、這次也輸定了,換神座吧。」

神座瞥了眼狛枝,面無表情地接過老闆手中的鉤針,和撈金魚一樣迅速把水氣球全釣光了,紙繩依舊沒斷。

「唔嗯,神座散發出的希望真是太耀眼了,都快令我睜不開眼睛了呢。」

最終站,射擊。

「啊哈,這個我還挺在行的呢,之前也做過的吧,射擊。」

狛枝一面端詳著手上的狙擊槍,一面將槍口瞄準他的目標——超大型泰迪熊玩偶。

神座並不想去猜測狛枝說的話是什麼意思,只是認真地看著狛枝射擊。

結果無論狛枝如何瞄準,射出去的軟木栓總會神奇地往別的地方偏。

「……」

經由前兩次的經驗,神座其實也已經預料到狛枝這次恐怕也會落空,只是他很不解,狛枝可是「超高校級的幸運」,怎麼會三次都輸呢?

不解歸不解,該比完的還是要比的,神座抬起狙擊槍,將最上排的獎品全射了下來。

「啊啊,今天的我可真是不走運啊。」狛枝苦笑著說道。

分出勝負後,神座和狛枝買了棉花糖坐在附近的草坪上吃了起來。

「……你,是故意輸的?」

「那怎麼可能,我是以此生最認真的態度去比的哦,畢竟對象是神座,我也希望神座能看見我帥氣的一面嘛。」狛枝塞了口棉花糖進嘴裡:「真奇怪吶……」

望著此刻的狛枝,雖然很微弱,但神座還是能感受到狛枝散發出的失落氣息。

「算了,聽說待會有煙火大會呢,不知道坐在這裡看不看得清——」「狛枝。」

神座站了起身,雙眼直視著狛枝,平時毫無溫度的紅曈,此時卻彷彿有了情感一般。

狛枝與他對視著,不禁被他美麗的雙眸吸引,也跟著站起了身。

沉默半晌,神座從身後拿出了一個東西。

——是剛剛狛枝原本要射擊的巨大泰迪熊玩偶。

「生日快樂,狛枝。」

狛枝有點傻住了,一面疑惑著那隻泰迪熊玩偶的出現,一面對於神座的話感到驚訝。

因為剛剛神座贏來的所有東西,都在比試結束後全部還給了攤販,神座卻在他不注意的時候只向店家要了泰迪熊。

狛枝有些反應不過來現在的狀況,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在作夢。

「怎麼,不喜歡?」

神座看狛枝遲遲不接下泰迪熊,不解地說道。

「不、不是。」聞言,狛枝連忙從他手中接過玩偶:「只是覺得有點不可思議……神座送我禮物、跟我說生日快樂什麼的,簡直像是夢裡才會發生的事……」

「……你是把我想成什麼了。」

「啊哈、啊哈哈哈哈哈……」望著手上的泰迪熊,狛枝不禁笑了出來。

「笑什麼?」

「不、突然能理解,今天的我為什麼不走運了呢。」狛枝笑得燦爛。

 

「我想我,用盡了今天一整天的好運,就是為了此刻。」

 

同一時間,煙火綻放在他們身後的那片天空。

火光映照著兩人的臉,即使煙火的聲音在他們身邊轟然作響,此刻他們卻只聽得見彼此的心跳聲。

 

就這樣,伴隨著煙火,一天過去。

 

【小插曲——一群擔心著他們的同學們】

「神座是怎麼藏那隻泰迪熊的啊……」

「神神神座先生真、真是厲害!狛枝同學看、看起來很高興的樣子……」

「吵死了母豬,我們自己會看啦!」

「吚——對、對不起!」

「原來如此,這就是日本的BL文化嗎!真是美好啊!」

「索妮婭小姐原來喜歡BL文化嗎?那我……」

「給我停止你噁心的想法,左右田。」

「……總之真是太好了呢。」

END.
 

終、終於寫完了(倒

雖然已經遲到了,不過在這邊還是祝狛枝教主大人生日快樂!

應著小夥伴的希望盡力寫了神座和狛枝的運氣大比拚(?)雖然沒有很激烈緊張刺激的比鬥畫面,不過我寫了哦!運氣大比拚!(被揍

希望大家會喜歡,這是我第一次寫的彈丸文,如果有什麼奇怪的地方請大家多多包涵orz

還有不要吐槽我泰迪熊怎麼有辦法藏啦,神座可是無所不能(??

然後那個泰迪熊梗來自彈丸絕望篇的ed

https://i.imgur.com/PmhwcMD.png

↑↑圖片支援!↑↑

再次祝咱們教主大人生日快樂!我會愛您一輩子!

评论
热度(43)

© 火腿蛋49 / Powered by LOFTER